脱贫大幕开启! 这9省区市26个贫困县将陆续摘帽

  贫困县脱贫摘帽大幕开启

  脱贫摘帽过程中,要以退出县为标杆,以严格标尺确保成果经得起检验,以持续政策推动脱贫成果巩固提升

 

脱贫大幕开启! 这9省区市26个贫困县将陆续摘帽

 

河南省兰考县黄河滩区搬迁地兰考县谷营镇姚寨新村社区 李博摄/本刊

  日前,《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国务院扶贫办了解到,9省区市的26个贫困县顺利通过了国家专项评估检查,将由省级人民政府陆续批准退出贫困县。加上此前率先通过国家专项评估检查,并已于今年2月25日和2月27日由省级政府批准退出贫困县行列的江西省井冈山市、河南省兰考县,今年共计28个县实现脱贫摘帽。

  对于专项评估检查进度,国务院扶贫办党组成员夏更生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各省根据本省贫困县的脱贫攻坚进展情况和基础条件,制定了退出计划,2017年全国有100个左右的县申请退出。目前正在按照县级提出、市级复核、省级审查公告,接受社会监督、群众评价的程序稳步推进。“目前的工作安排是,明年3月份之前,完成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成效考核,6月底之前完成2017年申报退出贫困县的专项评估检查工作。”

  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继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脱贫攻坚的目标后,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对这一目标进行了强调,即“确保到二〇二〇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做到脱真贫、真脱贫。”

  2011年12月,国家划定了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共覆盖680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去除与此前确定的592个重点县中的重叠部分,全国扶贫开发重点县达到832个。按照中央的要求,这些贫困县到2020年要全部摘帽。这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剩下的804个贫困县也要全数退出。

  业内专家指出,实现摘帽退出只是脱贫攻坚征程上的阶段性胜利,只完成了脱贫攻坚总目标的一部分,未来需要持续不断地巩固脱贫攻坚的成果。而对于其他未退出的贫困县,则更需要清醒认识到任务的艰巨性。“剩下的贫困县贫困程度更深、贫困规模更大,基础设施和经济社会发展基础条件更加薄弱,而且越往后贫困县退出的难度越大,退出的成本越高。”夏更生由此指出,要以已退出的县为标杆和示范,以更大的决心、更明确的思路、更精准的举措、超常规的力度,确保贫困县有质量如期全部摘帽,全面实现脱贫攻坚目标。

  为贫困县退出树立标杆

  此次摘帽的26个县涉及到9个省区市。具体包括:河北省望都县、海兴县、南皮县,江西省吉安县,河南省滑县,重庆市万州区、黔江区、丰都县、武隆区、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四川省南部县、广安区,贵州省赤水市,西藏自治区城关区、亚东县、卡若区、巴宜区、乃东区,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同德县、都兰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民丰县、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托里县、青河县。

  1986年我国首批确定了331个贫困县。国家确定贫困县并给予政策资金扶持,是我国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总体不高、扶贫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实现扶贫开发区域瞄准的主要方法和重要抓手。

  此后,1994年、2001年和2011年共进行了三次调整,基本政策导向是让发展水平好的县退出,将更穷的县纳入扶持范围。进入脱贫攻坚期后,全国贫困县总数确定为832个。“从历史上看,虽然其中有过贫困县退出,但总的趋势是只增不减。”夏更生说。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脱贫攻坚取得了决定性进展,六千多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4%以下。28个贫困县脱贫摘帽,既是1986年国家设定贫困县31年来,历史上第一次实现贫困县数量的净减少,也是实现脱贫攻坚贫困县全部摘帽目标的良好起步。

  综合退出县的整体情况,夏更生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总结指出,28个县既有各自的特殊性,也有共性。特殊性体现在各自的自然条件、工作环境上,既有青藏高原的县,也有中部地区的县,既有人口规模比较大的县,也有人口规模相对小的县,在832个贫困县中有一定的代表性。“它们的共同点主要体现在脱贫攻坚的落实上,既没有因为任务轻而不重视,也没有因为任务重而拖延。”

  参与此次考核评估的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汪三贵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也表示,26个县除了总体上都属于条件较好地区外,共同特征是脱贫攻坚主体责任落实到位。比如围绕着“两不愁三保障”目标,因地制宜地推进产业扶贫措施;精准识别和驻村帮扶等基础工作扎实,为应扶尽扶奠定基础,同时确保一线帮扶力量到位。“仅仅只是某些方面做得好是不行的,一个方面不到位都不能通过评估检查。”

新闻聚焦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